推荐:
小品屋 > 明星资讯 > 影评 > 《海底总动员2》怎么样
《海底总动员2》影评:真的只是卖情怀炒冷饭吗?

  (文/一棵辣椒 )今年迪士尼成绩骄人,《疯狂动物城》《奇幻森林》《星球大战7:原力觉醒》和《美国队长3》已经赚得盆满钵满,《海底总动员2:多莉去哪儿》上周末上映以来票房口碑皆高开高走,为上半年画下圆满的句号。然而一些皮克斯和《海底总动员》的粉丝却似乎对这部迟来的续集不太买账,认为迪士尼炒冷饭打安全牌,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今年的高考作文题。

 

  我也是皮克斯资深粉丝,玩具总动员系列至今仍稳居我最爱动画长片系列头名。但对十三年前的《海底总动员》却是麻麻地,除了绚丽的海底世界和传统的父子关系,其他也没留下太深刻印象,在皮克斯众多优秀作品里面算不上特别出众。十三年后,在父亲节这个日子,和先生女儿一起重温了《海底总动员》再一起走进电影院看观赏了《海底总动员2》,有了不一样的感受,不一样的心境。
 

  寻找尼莫和寻找多莉,父亲找儿子和孩子找父母,一次主题的呼应,一场情感的轮回。如果父亲寻找儿子有与生俱来的强大精神驱动,纯粹是亲子关系的集中体现,那记忆只有几秒的多莉执着寻找失散的父母,更多是因为趋避孤独的本能和自我认同的缺失,是对“我是谁”的追问。来到既是父母又是子女的年纪,越来越感到亲子关系不再仅仅是指向分离的相亲相爱。父母是我的源代码,是我来自哪里,是我之所以是现在的我;子女是我的升级版,是我去向何方,是如何成为更好的我。《海底总动员2》和《海底总动员》比少了些欢乐多了些忧伤,少了些明媚多了些阴郁。
 

  然而《寻找多莉》真正打动我的部分并不是寻亲大冒险、励志合家欢,而是放浪者的理想,是个别者的尊严。海洋生物研究所里住着一群在人类眼里“生病”了的海洋生物,七只脚的八爪鱼,高度近视的鲸鲨,以为自己的声呐系统坏掉了的白鲸。他们真的病了吗,他们只是不一样。长着和他的国语配音马东同款眼袋的八爪鱼汉克幽默机智擅长伪装,目测已经红过小丑鱼父子。因为视力问题经常在游泳池里撞墙的鲸鲨,只要回到没有墙的大海里,视力就不再是问题。不能放出回声定位技能的白鲸只是在游泳池里呆久了,忘了自己的天赋技能而已。大小鳍的尼莫和健忘症的多莉先后担纲主角,传递了一种对待缺陷的态度:接纳和尊重。现实中的主流人群何尝不是常常沉浸一种虚妄的道德优越感中,对和自己不一样的小众群体实施某种“救援、治疗和放生”,愚蠢傲慢又自以为是。
 

  势单力薄的弱势群体中,敢于反抗陈规、挑战陈见的往往是不受束缚和统驭的放浪者。想想多莉会怎么做,可能是《寻找多莉》最核心的主题,多莉的健忘让她只能遵循本能和冲动做决定,她从不深思熟虑计划周全,她总是做了再说,她是那个活在当下的人,是勇敢的实践家,是自由的革命者。只有这样的一个多莉才有可能带领一卡车的鱼成功越狱,重返大海。这听起来像是一种仅仅存在于动画片中的疯狂和不可思议,甚至有左的倾向,但对左顾右盼营营苟且的我们仍然有积极的意义。
 

  也许有人要说看动画片,何必想那么多,图个乐而已,那我想《寻找多莉》在这一部分依然是合格的。章鱼汉克、呆鸟贝琪、海狮相声二人组和海獭宝宝卖萌天团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碟中谍和闪灵也是梗不在老,常用常新。“你忘记我只要两秒或者三秒,而我忘记你却很难。””最美好的事情总是偶然发生。“总有一句戳中你。
 

  没有理由不从现在就开始期待下半年即将上映的迪士尼作品:动画长片《摩阿娜》,真人童话电影《彼得的龙》,以及和史匹堡联手的奇幻大片《吹梦巨人》。亲爱的迪宝,不要停,请将开挂进行到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