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小品屋 > 明星资讯 > 影评 > 《七月和安生》如何
读《七月和安生》时,庆山还叫着安妮宝贝

  (文/毕方)记不清是初中还是高中读的安妮宝贝,那时还有电脑课,偶有上网的机会,我给自己取名“七月”,因为我出生在七月。这样一回想,隐约记得我是在高二看的,因为当时有个男同学问我网名是什么,而这个男同学是我高二时才遇见的。

 

  那时被里面的“”性“”吓到了,始终把安妮宝贝的书偷偷塞到一堆书的最下面,生怕家人发现我看小黄书。应该说,当时我还是不太懂这里的故事,只是觉得有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在取暖。而我自认为和七月挺像的,一直按照大人的设想去做个成绩优异的乖乖女,从来不去想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人生。我想这也是我的悲剧,因为长到这么大,我也确实没有跟大人要求过什么,等到自己工作,也没有特别的爱好支撑我的生活、没有特别的物品支撑我不断向自己索取……说实话,自己过得挺无趣的。
 

  那个时候,我应该就是挺羡慕安生的,可以和别人的亲人亲热成一团,当成自己的亲人,我就不行,就是对自己的父母,我也木法做到熟络,自己真的挺冷血的。喜欢一个人,就应该勇敢地表现出来,我却没有,看着满腔热情,却始终抱着一团冰,至今不知那个人当初如何看我,就这样生生断了自己理想中的爱情与婚姻。自己挺悲哀的。
 

  看了电影,我多少明白一些,每个人心里其实都在渴望过不一样的生活,即使这生活漂泊无依,只要跟自己现在过的不一样就可以。一直在想,我在安生打算死亡的年纪,期待着过安生的生活,做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七月,也许会过得艰苦,过得不舒服。当我脱下高跟鞋,不再想着自己适合高跟鞋,不适合运动鞋。当我脱下裙子,不在想着自己穿着裙子似乎美些。我应该是穿着最舒服的衣服,背着旅行包,靠着或有或无的才气写着文章聊以度日,然后让各地留下自己的足迹。
 

  我要更勇气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