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小品屋 > 明星资讯 > 影评 > 电影《钢刀》怎么样
《钢刀》影评:历史果然没有让娘娘腔去干西路军的活

  (文/甲壳)题目还得补充一句,导演必是直男,历史也没有让你们扮演马家军的角色(话说前一段时间不是还为马氏翻案?)。嗯,前天晚上只睡了5个小时,所以进影院当然很困,椅子很舒服,所以其实想在这边休息一下,但是第一眼就看进去了,没谁,全程无尿点。恩,整个影院没人,中间进来一个中影领导团的,中年人,看了会没意思就走了。据说是检查工作的,难得有经理来售票(服务甩平时好几条街)。

 

  首先说题目,钢刀,应该是来自于金杯共汝饮,白刃不相饶的意思。其实,咱们还是有规则意识的。白刃就是,只是我们向来信奉的是,精英政治,层级管理,现在有个白开水一样的词汇,“人治”(好像法治就不用人似的,语言腐败。)所谓刑不上大户,精英政治,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,肯定不会向自己人砍去。另外片子,还是有点沙文主义,帝王世家,兄弟阋于墙(比较负国呀共呀的身世),对人间正道是沧桑,走得更远一点,当然家国情仇还可以更深刻一点,光走极端,就虐心了。
 

  然后说她的构图,本身这部片子是黑白片,黑白片(甘甘,你太有尿性了),灭点透视近大远小,乔托的景深,多纳太罗的人体解构表现,对作者古典影像美的执念是一种成全,特别是何润东,很适合默片时代(台词远没有动作有爆发力),黑白影像居然那么清晰,囚车一转,民国市区到西部丹霞地貌,进入战争格局这,叙事开始。
 

  嗯,过程转接,也没有太多废话,交代的还算清晰。另外就是色彩,这部片子,大致只有几种色彩(黑白灰以外),红色,红色,还算红色(红旗红缨、血还有火),不多的色彩情节是女艺术家们西出阳关无故人,“他们,是最美的色彩”,这句台词和这个场景中,就是把艺术家,送到西路军这样的一个,历史大背景中!(后来就悲剧了)
 

  另外剧情就是本身,他有着比较硬朗的历史基础,不多说了,毕竟西路军的这一块,是建国以后最没有阶级判断掺杂的历史事件,再说有广电总局把握,一定是百般考究,客观上也让导演能够把精力集中到艺术创作和人物塑造上。私觉,人物里,何润东的兄、梁家辉的座山雕、《无人区》里多布杰演的詹铁军,可认为是中国西部片里(如果有这个类型的话),三个代表性人物塑造。
 

  另外,就是对这部片子的分歧,比较大。或者是大多数人不看好的原因主要四点。第一就是,就像片中所说这个时代,比较娘娘腔。一个是时代从这个内容、形式、到精神内核都比较偏娘娘腔。怎么可能做西路军的功课,怎么可能去承受那么虐心的家国情仇。
 

  第二,从电影和文化艺术的创作讲,已然没有脊梁(要是没有自媒体,真以为万马齐喑究可哀),基本上都已经向市场低下了头,包括前段时间的百鸟朝凤。知识分子跪,来实现市场价值,他实现了又有什么意义呢?就像当年的西路军,包括本人、后代争什么争,正史里非要争一下干嘛?(不都是胜利者写得吗)直接去市场经济变现多好,通过各种文章、研讨会来纠正历史,来平反,来正视历史。何必呢?
 

  因为西路军的探讨,本身就是一种救赎(也可能我们有弱者情节,西路军毕竟打输了,虽然战略与形势、孤军外战必然输),西路军是正统体系难得的边缘群体和救赎力量(后来很多身居高位,永远要空位置,无论是帅位、还是将位、还是相位),没有他们,正统就不知道要飘到天上了,估计在未来的改革中,很难有清醒的自我认知,方向性的把握,至少得有底线~咱不作恶。
 

  第三恐怕是错误的历史观,我们不说建国以后,不把它局限在这里(不谈政治,咱谈点历史),几千年来,这种错误的改朝换代,后人颠覆前人的,这样的一种错误的历史观。为什么我们重视礼制重视传承,恐怕恰恰是因为缺乏对历史和传统的认知,所以正史总是扮演爱打扮的小姑娘的角色,很多时候表现上恰恰是欺师灭祖和孤臣逆子的。一代一代,“你太书生气了~”
 

  所以从正常的历史观角度讲,这部片子,比很多爆米花影片,强(历史扎实、演绎丰富、人性可圈可点,虽然战场上不可能给兄弟俩一个对决的机会,话说又不是欧洲的骑士精神、贵族气质),对得起六年磨一剑,它对历史观的这种打磨,应该正视并尊重,而且在打磨的过程中,逐渐的变得猴赛雷(犀利)啊!
 

  最后一点,就是大多数人,我们这个文化比较安全,自然比较封闭和保守,可能也比较少经历过别人拿刀子往你最柔软的地方插的感觉(太嫩,否则电影院的中年领导才不会看不下去,就走了),电影中何润东说:哥哥会害你吗?(弟弟已经长成爷们了,也是一身刀疤,战场上总会赐给男人一些东西,无论是勋章还是……其实,他钟情的女艺术家是与哥哥之间的第一道真正裂隙,第一颗揉到眼睛里的沙)。
 

  第二句是何润东说,不让你离我半步。
 

  另外关于西路军历史,只能想说一句,西部戈壁无险可守,开始就是必死之地。(你见过谁在那里弄根据地,人们老拿陈毅粟裕来比较,大戈壁上你给来个化整为零,你让湖南同学给唱个陕北花儿),所以,海德格尔说我们是古老的婴儿,精神品质还不是很纯粹,人性之恶有时远远大于创造之善。(西路军二万一千八百人在河西走廊几乎全军覆灭。其中战死者七千多人,被俘九千多人。被俘后惨遭杀害者五千六百多人,回到家乡者二千多人,经营救回到延安者四千多人,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。其二,它长期被当作张国焘路线遭受鞭挞。西路军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,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。特别是在“文革”中,许多西路军人员在备受摧残之后,死于非命。
 

  红9军军长孙玉清被俘后被大刀砍死。与总部失去联系的妇女独立团,遭重敌包围全部被俘。这些女战士有的被马步芳、马步青作为战利品赏赐给各级军官做妻妾,有的被转卖多次,有的被迫自杀……西路军:曾经被遮蔽的历史真相 作者:王散木 《三联生活周刊》,下同)所以电影产业也要有点情怀,更要有清晰的路线图和目的,不能踩着西瓜皮,走到哪算哪,要有底线,要自己创作而不能去抢,不能简单地去抄袭和复制。
 

  关键问题的另一面,不合理的管制要逐渐去纠正和消解,要给文人语不惊人死不休,留点空间(中国文化不是还强调留白呢么),有点创作的宽容,否则只能丛林法则,互相抄袭。不把人的创造性发挥出来,泯灭于众人,那他就成四不像,路那么窄,斯文扫地,只能下跪了。
 

  (徐帅用手示意李先念走到自己跟前。李而炳回忆:“他告诉先念同志,自己的后事有三点交代:一、不搞遗体告别;二、不开追悼会;三、把骨灰撒在大别山、大巴山、河西走廊和太行山。”这时的李先念紧紧握着老领导的手,转过头来,他一脸庄重地对李而炳等工作人员说:“我也是这三条……”
 

  临终前的几个月,李先念经常向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西路军悲壮的一幕:战士们自动排成左右两排厚厚的人墙,掩护李先念、程世才和军部机关从中间通过。敌人的子弹一排排地射来,许多指战员倒下去了,鲜血染红了通道……)排片不算密集,另外看了看评价,叫好不叫座是必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