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20181029孟鹤堂周九良《选择题》


 
  孟鹤堂:不是学你这样,你就非得这样。
 
  周九良:我学陈印泉学我。
 
  孟鹤堂:总决赛了,每对晋级选手都想把最好的节目留到这个舞台上。
 
  周九良:都想拿到好名次。
 
  孟鹤堂:冥思苦想,奋笔疾书。
 
  周九良:干嘛呢?
 
  孟鹤堂:创作啊。
 
  周九良:写段子。
 
  孟鹤堂:写,陈印泉。
 
  周九良:是。
 
  孟鹤堂:愁成什么样了。
 
  周九良:就是写刚才这个表演的节目。
 
  孟鹤堂:给陈印泉愁的。
 
  周九良:是。
 
  孟鹤堂:假发都掉没了。
 
  周九良:他自己别捯去呀他,他自己薅,他可不掉没了。
 
  孟鹤堂:假发带不住了都。尤其谢金。
 
  周九良:师爷。
 
  孟鹤堂:师爷,愁成什么样了。
 
  周九良:是。
 
  孟鹤堂:拿着笔再家写不出来,写不出来呀,着急,拿着笔扎自己,我是师爷,为什么我火不了。
 
  周九良:他快火了。
 
  孟鹤堂:快火了。
 
  周九良:快火了,快火化了。
 
  孟鹤堂:对。
 
  周九良:知道吗,这早晚给自己杵死这是。
 
  孟鹤堂:都着急都着急,谁不着急,我也着急。
 
  周九良:我们也着急写不出来。
 
  孟鹤堂:我不是写不出来,我是好段子太多,我不知道演哪个。
 
  周九良:那您摘一个最好的。
 
  孟鹤堂:觉得哪个都是最好的。
 
  周九良:哪个都是最好的。
 
  孟鹤堂:今儿我出一主意,今天咱们听现场所有观众朋友们的。
 
  周九良:什么意思?
 
  孟鹤堂:您爱听什么我们就说什么。
 
  周九良:哦。
 
  孟鹤堂:您爱看什么我们就演什么,好不好。
 
  观众:好。
 
  孟鹤堂:咱看大屏幕(A.相声B.跳舞),A孟鹤堂周九良说相声
 
  周九良:说相声。
 
  孟鹤堂:B孟鹤堂周九良跳舞。
 
  观众:B。
 
  孟鹤堂:选B。
 
  周九良:怎么还有跳舞啊。
 
  孟鹤堂:怎么跳,跳什么,看大屏幕(A.兄弟有请B.男女爱情),兄弟有请,男女爱情。
 
  周九良:您可以了,可以了,您就别起哄了,这B什么选项,男女爱情。
 
  孟鹤堂:对啊。
 
  周九良:咱来大老爷们怎么跳这是。
 
  孟鹤堂:怎么跳,我来男的,剩下你挑。
 
  注:本文来自《中文台词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