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20181105边啸小品《好尴尬》


 
  齐白雪:那怎么行啊,你得抓紧治,不瞒你说,我之前也遭过这个罪啊。
  
  边啸:啊?你也。
  
  齐白雪:是啊,上次我们家老爷子过生日,我就帮着搬东西,我这一使劲,哎呀。
  
  边啸:这样也会犯啊?
  
  齐白雪:是啊。
  
  边啸:那我以后注意一点。
  
  齐白雪:这毛病一犯,一宿一宿睡不着啊。
  
  边啸:是。
  
  齐白雪:一翻身就疼。
  
  边啸:对呀。
  
  齐白雪:吃东西都不方便呀。
  
  边啸:很多东西都不能吃。
  
  齐白雪:后来实在忍不住了,我还是去了一趟医院,到了医院,医生把我的衣服这么一扒,我才知道有多严重。
  
  边啸:你还让医生给看了。
  
  齐白雪:是啊,要不我现在帮你看看。
  
  边啸:我这个不给别人看。
  
  齐白雪:都是男人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来来来,我帮你看看,我帮你看看,没事的,我看看。
  
  边啸:就是因为我们是男人,才更奇怪。
  
  齐白雪:亲家,你这个不严重,到医院按摩按摩就好了。
  
  边啸:那个地方还可以按摩的?
  
  齐白雪:当然可以了,我每次去医院,医生都给我按摩的,很简单的,首先,用大拇指按在患处,然后再用药水,这么一喷,可清凉了,最后一步最重要,用这个,按在上面,用力的一拔,好了。
  
  边啸:你就这么治好的?
  
  齐白雪:是啊,要不我给你喷喷。
  
  边啸:不,太凉太凉。
  
  齐白雪:那拔一拔。
  
  边啸:亲家,要么把这个东西留下,我以后自己弄。
  
  齐白雪:也行也行,你得抓紧治,早治才能早好啊。
  
  边啸:是是是,亲家公,说了这么多,都忘记给你倒水了。
  
  齐白雪:我不渴。
  
  边啸:没事的。
  
  齐白雪:不用客气。
  
  边啸:应该的。
  
  齐白雪:我真不喝。
  
  边啸:你不要拽我了,我疼啊。
  
  齐白雪:对不起,我忘记了你肩膀受伤了。
  
  边啸:谁肩膀受伤了,我是痔疮。
  
  严宇馨:爸。
  
  齐白雪:啊?痔疮。
  
  齐白雪、严宇馨、蔡家明:好尴尬呀。
  
  注:本文来自《中文台词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