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20190108张春丰交警题材小品《隔夜酒》
 

 张春丰:我跟你俩说话,你给我松开,给我松开,心难受。
  
  刘福彤:给我站起来,行了,别整没用的啊,到这儿该吹了吧(酒精探测仪),来。
  
  张春丰:警察同志,我个人觉得呢,到哪儿吹都不好,做人就得老老实实本本分分。
  
  王硕:行了,让你吹你就吹。
  
  张春丰:大家好,我是蔡国庆。
  
  刘福彤:让你吹牛呢。
  
  张春丰:不是。
  
  刘福彤:你咋不说你是董卿呢,走,抽血化验。
  
  张春丰:不能抽血,不能抽血,我吹,我吹。
  
  刘福彤:告诉你啊,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
  
  王硕:吹了吗你?
  
  张春丰:吹吹吹,真吹,真吹,不能抽血,不能抽血,警察同志,别说抽血,一提血我脑袋都疼,脑瓜疼,脑瓜疼。
  
  王硕:起来。
  
  张春丰:跟你们说实话吧,你们中队长是我姐夫。
  
  刘福彤:是谁?
  
  张春丰:没听明白吗?我是说我,是你们中队长的小舅子。
  
  刘福彤:小舅子,他是咱队长几天第几个小舅子来着。
  
  王硕:第六个小舅子。
  
  刘福彤:不是,我记得咋第七个呢。
  
  王硕:六个。
  
  刘福彤:七个。
  
  张春丰:停停停,等会儿,别误会啊,我说的那个中队长叫王书仙。
  
  刘福彤:对,没错。
  
  王硕:第六个。
  
  刘福彤:第七个。
  
  王硕:第六个。
  
  刘福彤:七个。
  
  张春丰:我说我姐最近一直跟他闹别扭呢,原来外边有情况啊,两位老弟,看来真得把你们中队长叫出来,又整这出是不是啊。
  
  王硕:队长。
  
  张春丰:给我松开,心难受。
  
  王书仙:这儿没姐夫,也没小舅子啊,给我起来,丢人现眼的。
  
  下来。
  
  张春丰:一点情面不讲,是不是?是,跟我姐闹点别扭,那怎么的,连小舅子都不认了。
  
  王书仙:说你自己的事儿啊。
  
  张春丰:说什么说,别以为你那点儿事我不知道,他俩可都跟我说了,你等一会儿,两位老弟,能否回避一下,有点家事儿。
  
  王书仙:我处理吧。
  
  刘福彤:好。
  
  张春丰:你站起来。
  
  刘福彤:你要干什么?
  
  张春丰:你吓我一跳,他喊的,小点声儿。
  
  刘福彤:队长,有事叫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