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20190108金玉婷秦卫东小品《将错就错》

  管旭:大美啊,你先接电话,我在厅里等你。哎呦我的妈,哎呦,哎哎,你谁呀你,哎哎,你别过来啦!我的妈,是你呀!
  
  秦卫东:是我,大姨。
  
  管旭:管谁叫大姨呢你,长那样还管我叫大姨,你叫姐我都不答应。
  
  秦卫东:我就合计家里没人,叫大姨不亲切吗!
  
  管旭:叫姐。
  
  秦卫东:大姨。
  
  管旭:叫姐。
  
  秦卫东:大姨。
  
  管旭:叫姐。
  
  秦卫东:大姨姐。
  
  管旭:啥事,你说吧,这么拘谨呢,什么事啊?
  
  秦卫东:你你你,你包我呗!
  
  管旭:我啥你?
  
  秦卫东:你包我。
  
  管旭:我包你,我的妈,这让我老公听见,还不踢死你啊,我跟你说,我这个人在生活作风上,那是从来没有偏离过预定轨道的,让我包你,你得等,你得狂等。
  
  秦卫东:想什么玩意儿呢,思想这么复杂呢,什么玩意儿就,就就就,就包我呀,你包我们家大美,我还。不是,那什么,你不是咱们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委员吗?
  
  管旭:啊!
  
  秦卫东:这马上开春啦,小区那个防水工程啊!
  
  管旭:啊!
  
  秦卫东:我是说防水工程,想让你跟大伙说说包给我。
  
  管旭:哎呦我的妈,这事儿,你吓我心突突直蹦,工程你会干吗?
  
  秦卫东:哎呀,那有什么,就摊嘛!
  
  管旭:摊煎饼呢你!
  
  秦卫东:差不多。
  
  管旭:啥差不多呀,防水工程那需要资质,你有吗?
  
  秦卫东:没关系,我可以再包出去嘛!
  
  管旭:跟我这玩空手道呢,得得得,别说这事呀我一个人定不了,就是我能说了算,也绝不能包给你,门在那儿呢,出去前给我带上。
  
  秦卫东:嫌我不懂规矩。
  
  管旭:哎吗,往那边走。
  
  秦卫东:那什么规矩我懂。
  
  管旭:啥规矩呀,干啥呀?钻戒。
  
  秦卫东:四个九的,三点八克拉。
  
  管旭:还挺好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