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20190108于洋陈寒柏王振华小品《释放》

  于洋:干啥呢?切,你们也是,这街坊邻居大中午不回去吃饭,在这待着嘎哈呀,真有意思,哎呀,嫂子。
  
  张海燕:哎呀,小脸来啦!
  
  于洋:哎呀,你不知道。
  
  张海燕:啊!
  
  于洋:我哥呀特意交代我,让我买点水果捎家里来。
  
  张海燕:水果呢?
  
  于洋:卖没了。
  
  张海燕:小样你,就知道你来蹭饭来了。
  
  于洋:哎呀,嫂子,你这是干啥呢,切面呢?
  
  张海燕:面条呗。
  
  于洋:这面就不能烙点饼吗?
  
  张海燕:咋的,不爱吃面条啊,那回家吃去吧,去。
  
  于洋:行,不行我就凑合一口呗。
  
  张海燕:小样,我多给你下点啊!
  
  于洋:谢谢嫂子。
  
  张海燕:别谢。
  
  张瑞雪:谢什么谢呀,是不又来俺家蹭饭来啦?
  
  于洋:怎么叫蹭饭呢,我就是顺便上来吃一口。
  
  张瑞雪:我大姐夫没跟你一块回来呀!
  
  于洋:没有啊!
  
  张海燕:咋地,有事啊?
  
  张瑞雪:还咋地了,那不昨天你们那个物业,不是整了一个叫什么社区健康老人评选吗!
  
  张海燕:啊!
  
  张瑞雪:给咱爸和隔壁的王叔,整个并列第一。
  
  张海燕:这不挺好吗,再说了,你大姐夫也说了不算。
  
  张瑞雪:还怎么,就我大姐夫办事就直勾的,一点都不会来事,你说他要往咱爸那边稍微斜一点,靠一点,咱爸是不第一了。
  
  张海燕:啊!
  
  张瑞雪:何苦让老爷子在屋里边上火呢!
  
  张海燕:啊?
  
  张瑞雪:直勾瞅着人家王叔他家窗户,俩眼睛都能要吃人了都。
  
  于洋:这事至于吗?
  
  张瑞雪:怎么不至于呀,一山不能容二虎,除非一公和一母,没听说过呀?
  
  于洋:对呀,他俩都是公的,是不!
  
  张瑞雪:你给我上一边子,欠不欠呀!
  
  张海燕:你说咋整啊?
  
  张瑞雪:咋整,你赶紧回屋上咱爸那屋去一趟。
  
  张海燕:干啥呀?
  
  张瑞雪:让咱爸踢一顿呗!
  
  张海燕:你怎么不让爸踢一顿呢!
  
  张瑞雪:那不你老公惹的事吗,你得让咱爸释放释放啊!
  
  于洋:哎,这话说的没毛病啊,必须让我范叔给它释放出来。
  
  张瑞雪:你听听。
  
  张海燕:那咋释放啊。
  
  张瑞雪:对啊!
  
  于洋:我有个主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