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陈佩斯的小品有多牛?
陈佩斯小品很牛?赵本山是他不能成为春晚的霸主。
现在谈到小品,很多人印象中还是赵本山和宋丹丹、高秀敏的精彩表演,但是在赵本山成名之前,还有两位小品界不可撼动的鼻祖,一个是《大宅门》的开创者陈佩斯。
靠着大量东北话和段子的支持,赵本山小品具有浓烈的个人色彩,赵本山只能在春晚舞台上一战多年。
但是如果把他的作品放在南方,方言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,而陈佩斯就能做到不看实物,随时随地都能逗笑观众。
不言而喻,如果陈佩斯当年没有退出春晚的舞台,那么赵本山要成为春晚的霸主,还要经过多年的磨练。
直到陈佩斯出现,还没有一种小品的表现形式被称为小品,陈佩斯出现之后,它就变得神奇起来。
11登上春晚舞台,陈佩斯的小品有多牛?

 
他能让春晚导演出力保证节目播出,也能仅靠肢体动作就能让观众笑出声来,他和朱时茂携手创作了小品形式,也是当之无愧的小品之王。
一九八四年除三十,一档叫“吃面条”的节目成了春晚导演心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,一方面认为春晚应该出现这样一种从未有过的表演形式,一方面认为春晚应该有这种从未有过的表演形式。
春节总导演黄一鹤犹豫不决,还是认为如此优秀的作品应该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,他赌上了自己后半辈子的事业,将陈佩斯与朱一鹤的职业生涯,也将陈佩斯与朱时茂请上了中国的舞台,这样的一部佳作应该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。
《吃面条》是一本小书,回味无穷,虽然故事情节简单明了,但也令人赏心悦目,令一个个观众笑弯腰。
而陈佩斯的小品则更多地依赖于丰富的身体语言来表现人物性格,往往靠一次出场,就能将角色生动地展现出来。
“吃面条”,只要一桶、两个人、一双碗筷,就可以让整个国家的观众都捧腹大笑。
在群星云集的陈佩斯,为了名利双收,吃到最后撑得下不下,却仍坚持不懈地从桶中捞面。
又有陈佩斯用筷子把面条细细“掐断”,将小人物和市井烟火一笔勾销。
就算观众知道碗桶空空如也,却还是会让人眼前浮现出吃面的情节,也让不少观众看着吃得饱。
那部短剧最容易引起反感的情节是什么?
一个是表演到最后过度煽情,一个是为了引出大道理而不断地说教,但是这两个缺点你在陈佩斯的作品中并没有看到。
由于陈佩斯所描绘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人物,稀松平常,但陈佩斯笔下的小人物总是恰如其分,不落俗套,而又能以一种简单的情景,引发观众深刻的思考。
比如“姐夫和舅舅”,两人三言两语就准确的描述了这两个形象,让人在发笑的同时也可以引发思考。
又看看他的短剧“胡椒面”,两人单靠眼力和动作,就表现了两人在吃馄饨抢胡椒面的情景。
更何况观众最爱的“主角与配角”,光靠十个字和肢体语言,就把一个天生是配角却不甘心要当主角的小角色给立住了。
事实上,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从没有剧本,两人的每个小品也在争吵中争吵,《主角与配角》就是这样诞生的。
陈佩斯所作的小品台词,通俗易懂,具有一定的感染力,虽然可以演绎生活中的小人物,却不能拿残障人士开玩笑,更不需要依靠伦理包袱,这是喜剧小品的高级感。
事实上,两人在小品中也会出现多次的舞台意外,但是两人却凭借精湛的表演成功地掩盖了这个漏洞。
“主角与配角”开场两分钟后,朱时茂的道具枪断了,但他还是选择出演,随后,陈佩斯也发现了这一问题,两人巧妙地用表演间隙绑好枪带,化解了危机。
等着他的枪被陈佩斯背上,因为枪带短了一截,这一幕显得特别可笑,也给小品增添了不少乐趣。
一九九八年二人合演“王爷和邮差”,一上场,朱时茂一出场,戏服上的麦克风就掉了,他依然临危不乱,靠陈佩斯的话筒顺利完成了这场演出。
但是表演效果并不像陈佩斯想象的那样理想,他下场后还哭了起来。
正是这样一位痴迷于小品塑造,给观众带来了无数欢乐和掌声的大师,但在演完《王爷和邮差》后却退居幕后。
事实上,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某个人破坏规则。
喜剧界巨匠陈佩斯为何退出春晚?
她们随口跟我们说NO,我们也对他们说一次NO。
正因为陈佩斯对小品的要求很高,也是造成他与春晚矛盾的原因。
拍“狗娃与黑妞”时,他希望自己能用一台机器拍摄,用一种不被剧组否定的手法,
在《主角与配角》中他希望叛徒可以客串角色,这一点被大家否认,
他们在《警察和小偷》中的表演又被无情地剪去一半,
摄制者“王爷与邮差”他又一次提出了加入蒙太奇的技巧和魔法元素。
这些奇怪的想法遭到了无情的拒绝,这让陈佩斯觉得自己在小品上的发展受到了限制,“我有更好的作品,他们把这个大门永远关上了。”
假如说创意一再遭拒绝是一种矛盾的开始,那么二人小品被刻为光盘出售就是导致决裂的导火索。
一九九七年,陈佩斯与朱时茂无意中发现二人在市场上刻有一幅字画出售,二人买回后一看,发现发行公司是合作多年的老搭档。
二人将事情闹到老合伙人面前,也得到了道歉赔偿,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隔了两年,二人又在市场上看到了一张小品刻成的光盘,也毫不犹豫地将事情闹到法院。
在胜诉之后,陈佩斯永远失去了央视的舞台。
走出舞台,陈佩斯走进了正处在演出寒冬的舞台上,他把这看作是一个挑战又一个机遇。
以“托儿”的戏剧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,同时又一次打破了国内戏剧的票房记录,他可以完成之前留下的遗憾,在舞台上展现最想要的效果。
他说戏院从来不送票,也不流行走后门,因为这是最基本的规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