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主角与配角
《主角与配角》是由陈佩斯、朱时茂创作并表演的小品,于1990年1月26日在《199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》上演出。

该作品讲述了饰演"叛徒"的陈佩斯为了当上主角"八路军",耍尽了各种小聪明,在他的软缠硬磨下,终于心想事成,可最后因形象、习惯等问题又不自觉地回归了"叛徒"的形象故事 。

主角与配角
作者
陈佩斯、朱时茂

表演
陈佩斯、朱时茂

演出时长
16分52秒


演出场合
199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

首播时间
1990年1月26日

播出平台
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等

目录
1演员介绍
2台词赏析
3经典台词
4幕后花絮
折叠编辑本段演员介绍
折叠陈佩斯

陈佩斯,1954年2月1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,国家一级演员,中国著名喜剧演员,小品和舞台剧演员。祖籍河北,是电影表演艺术家陈强之子。80年代陈佩斯主演的喜剧电影多以"二子"这一形象出现,形成了中国第一个喜剧系列电影"二子系列"。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,他与搭档朱时茂表演小品《吃面条》一炮走红,此后两人搭档表演的多部小品屡获大奖,均深受观众的喜爱,并逐渐形成了其独特的表演风格。1998年,因赢得与央视的维权官司遭到央视封杀。[1] 2001年改行话剧表演创作和研究,现其创立的大道喜剧院亦同时致力于培养喜剧新人。

折叠朱时茂
朱时茂,著名影视小品演员。1954年出生于山东烟台,197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

放军,任福州军区话剧团演员,1975年,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水华选中朱时茂饰演影片《西沙儿女》中的傅海龙,虽说这部电影因故"流产",但朱时茂从此步入影坛,于1983年正式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。

折叠编辑本段台词赏析
陈佩斯(左一)
陈佩斯(左一)
陈:这不对吧……

朱:什么不对啊?

陈:这服装不是我的。

朱:是你的。

陈:你肯定拿错了吧……

朱:什么拿错了

陈:我看看你穿的。

朱:你别看!这个是你的!

陈:不是我的

朱:你是叛徒

陈:(惊讶不解)我是叛徒?!哪部戏?

朱:就这个戏。

陈:啊这回,这回我又叛变了?

朱:你看--

陈:没有啊。

朱:咱们这个戏前三场

陈:前三场咱们一样都是八路军嘛。

朱:后三场你不就叛变了吗?

陈:是吗?

朱:今天咱们排练第六场

陈:第--六场是是什么意思来着?

朱:前面你来劝我投降……

陈:对对对……

朱:后来我一枪把你崩了!

陈:你说这个编剧他怎么瞎编乱造哪!

朱:怎么瞎编乱造啊?

陈:你看前三场我这八路军,咱们演得不错嘛!

朱:自己觉着。一共两句词儿。

陈:那那感觉好啊对不对。"报告队长,敌人冲上来啦!"怎么样?

朱:这句砍掉了呀。

陈:哦对--我忘了,这句是给砍了。那还有一句呢!那一句不是--更难吗!是不是。

我这是第几场?是第四场被鬼子给抓住的?

朱:对

陈:受尽了敌人的折磨、严刑拷打,你说我要是再坚持一下……

朱:嗯?

陈:我要是再咬咬牙……不就挺过来了嘛!

朱:那你不就成了正面人物了吗?

陈:对呀!

朱:那我怎么办啊?

陈:这咱们还可以再改编嘛是吧。

朱:怎么改编呀。

陈:你、你、你看,你,老茂,啊!这--山东大汉!讲义气!够朋友!为朋友情愿两肋插刀啊!今天--朋友我有点忙你得帮一帮吧

朱: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啊

陈:你看--你帮我叛变一下……

朱:什么什么!

陈:你替我……

朱:我替你叛变!

陈:哎,你这,老茂……你替我叛变一回……

朱:不行不行不行!

陈:你、你要是觉着吃亏,这件绸子衣服给你我穿粗布的。(说着就想跟朱换衣服)

朱:不不不

陈:没问题……

朱:不行!我条件不行!

陈:你看你这客气什么!拿着。(把自己的衣服往朱手里塞)

朱:(接过陈的衣服往桌上一摔)谁跟你客气了!我是正面人物!主角!

陈:(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)这不就结了吗!乱七八糟地说了半天,还不是还想让我给你演配角吗?

朱:好啦!开始!

陈:(不屑)神气什么!说实在的,到了舞台上那还得看谁有戏!(走到台侧)

朱:快点儿!上场!

陈:队长--别开枪!是我啊!

朱:哦--是你小子啊!

陈:(神气)嘿嘿,是我!(抱拳,作揖)

朱:往后站!

陈:(装作没听到)

朱:哎!往后站!

陈:(不理他)

朱:(把陈拉到后面)

陈:哎~~干什么?

朱:往后站!

陈:(往前走)干吗往后站!

朱:(拉陈)配角!

陈:(做鬼脸)

朱:是--你小子。

陈:是老子我!

朱:啊!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
陈:嗯……嘿嘿……队长。(嬉皮笑脸)呃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(边说边把朱引得背对观众)只要你能够投降皇军……

朱:哎!等等!我怎么成了背对观众了?

陈:我怎么知道!

朱:你位置站错了吧!

陈:你说怎么站?

朱:你这么站!

陈:我干吗这么站!

朱:(不耐烦)你就这么站!

陈:(陈侧站,脸偏向观众。朱把他的脸拨正,陈 再偏。如此反复三次)哎我这--我这么站着怎么 能成啊! 朱:怎么不成啊!

陈:你看看,观众只能看到我侧脸啊!

朱:这就对了嘛,你是配角!

陈:(无言以对)哎配角就只配露半个脸啊!有这个道理吗!

朱:哎呀,你可以把这半张脸的戏挪到那半脸上去嘛。

陈:(指着另外半边脸)那我这半个脸怎么办?

朱:不要了!

陈:都放这面儿。

朱:嗯

陈:这可就是二皮脸了

朱:你演的就是二皮脸嘛!不能抢戏,对不对!你这个地方要始终保持我的正面给观众。

陈:好!行!我就保证您的正面给观众!

朱:对!

陈:来吧!

朱: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
陈:呃队长,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(边说边挡在朱面前)

朱:(朱闪避,陈跟着挡)

陈:呃--只要能够投降皇军……

朱:(不耐烦地推开陈)白日做梦!你这个叛徒!

陈:(嬉皮笑脸地又挡过来)呃--我这都是为了您好啊。太君说了……(用帽子遮住朱的脸)

朱:(推开陈的手)说什么!

陈:(用帽子挡)呃--太君说了……

朱:(推开陈的手)说什么!

陈:(再挡)呃--太君……

朱:(推开)你别说了!你老挡着我干什么!

陈:(装无辜)我怎么挡你了,啊?我这是为了保证你正面给观众啊!我只好给观众后脑稍儿了!

朱:你这是抢戏!

陈:我抢戏?!

朱:那可不?

陈:(无辜状)我抢戏了……我连脸都不要了拿什么抢戏啊!

朱:你说像你这样的演员我还能给你死规定吗?

陈:那你就规定好了。

朱:来来来!你就站在这儿!

陈:站哪儿?

朱:这儿!

陈:就这儿?

朱:啊!

陈:(不敢相信)就这儿!(用手比划)就这么大点儿地方?

朱:你想要多大啊!

陈:好!够站了!(做金鸡独立状)

朱:(拿他没办法)行行行!再大一点儿!(用脚比划了个圈)来来来,就站这儿!

陈:就站这儿啦?

朱:对对对!

陈:行!没问题!你放心!(自言自语)我不出这个圈儿照样把戏给他给抢过来!

朱:你说什么!

陈:我说--不出这个圈儿也能把这个戏配合好啊!

朱:行行行,开始。

陈:(从台侧上)队长--别开枪!呵呵,是我!哎~~~是我!(小心翼翼地防止出圈儿)

朱:是你小子啊!

陈:(不出声,自顾自地拍衣服上的灰)

朱:是……是你把敌人……你看着我!

陈:(装没听到)

朱:(拉他一把)看着我!

陈:(指指圈儿)出圈儿了

朱: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
陈:(不理他,作擦汗,洗澡状)

朱:(生气)你洗澡呐!

陈:谁洗澡了?

朱:你干什么这是!

陈:我设计的戏擦一擦汗嘛!

朱:你不能乱动啊!

陈:我怎么乱动啦?

朱:你站这儿一乱动,大家都看你他就不看我了!

陈:哦!你管得了我,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!

朱:你说你佩斯,你太不了解你那条件了。

陈:我怎么不了解我自己?

朱:你说你这条件多棒?啊!你让大家看一看!

陈:大家看看

朱:(指着陈)这鼻子,这眼睛,这脑袋瓜子,那几千年才出一个呀

陈:(沾沾自喜)

朱:像你这样的形象是吧,小偷小摸啊、不法商贩啊、地痞流氓啊,不用演,往那儿一戳,就行了。

陈:(瞪着朱)几千年就出这么个东西!

朱:你不是东西。

陈:什么?你说我不是东西!

朱:啊,你是东西!

陈:我是什么东西!

朱:啊不,我是说啊,像你这形象,往那儿一戳,不用演,就行了。

陈:怎么戳啊?就像那个电线竿子似的,能行吗?

朱:那还用演吗?

陈:是吗?那这演戏倒简单了。

朱:本来嘛!

陈:好!就照您说的演!

朱:来!

陈:(从台侧上)队长--别开抢!是我!(然后像电线竿立着)

朱:哦--(没法儿演下去了)你小子。说话。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
陈:(不做声)

朱:你说话呀!

陈:你们家电线杆子能说话吗!

朱:你这个……台词还是要说的嘛!

陈:让说就说呗。

朱:你千万记得啊!只要我掏出枪来一抬手--

陈:怎么着?

朱:你就倒下。

陈:为什么?

朱:这表示我的枪法准啊!

陈:可以啊。

朱:嗯~~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
陈:(一个调)队长,皇军说了让你交枪投降……

朱:住口!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。

陈: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投降了皇军保证你荣华富贵金票大……

朱:住口!住口!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我枪毙了你……

陈:(在朱开枪之前倒下)

朱:哎!人呐?人呐!

陈:(坐起来)哎,这儿呐。

朱:我还没打你怎么就倒了?

陈:哎!这不是您说的吗?只要掏出枪了一抬手我就倒下吗?

朱:那我还没开枪呢!

陈:哎哟,这不显得您枪法准嘛!

朱:(无奈)你这是……这是抢戏!

陈:我没抢戏……

朱:搅戏!

陈:没搅戏……

朱:你……

陈:都是按照您的意图演的嘛!

朱:我什么意图?

陈:你让我什么样我就什么样嘛!你看我这陪角也太难当了吧!朱时茂,我演了十几年戏了,我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主角儿!不演了!不演了!(走到桌边,盘腿坐在板凳上)

朱:我知道你有情绪--

陈:我没情绪!呵呵呵没情绪!

朱:我知道你不愿演配角儿。

陈:我演了十几年了我告诉你

朱:我知道你想演主角儿。

陈:废话谁不想演啊……

朱:啊?

陈:啊谁想演了?

朱:我……但是这个主角啊--不是谁都能演的。

陈:别说得那么邪乎。

朱:啊--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嘛,我这个角色你就演不了。

陈:(走到朱跟前儿)你的角色我演不了?

朱:就是嘛

陈:说实在的,你以为我不懂这个……

朱:懂什么?

陈:演员演什么戏那全看穿什么衣裳。

朱:啊

陈:我要是换上您这衣裳……

朱:怎么样?

陈:我演得比你强!

朱:什么什么?你演正面人物?

陈:我演正面人物怎么着!

朱:咱问问在座的朋友们也通不过呀。

陈:你问问!

朱:嗨嗨!你别发动群众啊!

陈:我怎么发动群众啊,群众的眼睛自然雪亮的嘛!

朱:行行!今天我看在大家的面子上,我让他过这一回瘾。(脱衣服)

陈:啊!真换啊!真换啊!(赶忙脱衣服)

朱:来!我主要是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演配角的。

陈:啊不不不,我今天让您看看我能不能演主角。

朱:你看就我这样的,他穿上这个衣服他也是个地下工作者啊!(指陈)你们再瞧瞧这位。他整个儿一打入我军内部的特务!

陈:(穿好衣服后傻笑,两手叉腰,神气十足)

朱:叉腰干什么?

陈:(拍朱的肩膀)小鬼--

朱:去去去!谁是你小鬼!我说--好了没有?

陈:好了。

朱:下去!

陈:哎!(欣然下去)(看看自己的衣服回过神来)(拍拍朱,指指台侧)

朱:干吗!

陈:下去!

朱:你!

陈:我是主角!

朱:(推开陈)往后往后!(慢慢走到一边儿停下)

陈:叛徒神气什么,他?(要拔枪)嘿!你下去!

朱:(指指陈。只得下去)真是的!

陈:哼!真是的!开始了啊!

朱:开始了。队长--

陈:站住!别过来--(拔枪。打不开枪套)

朱:队长--别开枪。别开枪。队长,别开枪!

陈:怎么打开呀这个?

朱:(按一个按纽打开枪套)

陈:呦!(傻笑)

朱:好玩儿吧?

陈:好玩

朱:会玩儿吗?

陈:会玩

朱:没玩过吧!

陈:说什么呢!走!(推朱)走!

朱:开始!
剧照
剧照

陈:开始了啊!

朱:队长!队长!别开枪!

陈:哎哟我这戏还没开始呢!

朱:那我演的时候这就开始了!

陈:现在是我演的时候。啊--知道吗?

朱:那我什么时候上场?

陈:我管你什么时候上场啊!

朱:怎么能不管呢!

陈:那--你总得看我来几个造型吧!

朱:啊!还造型!

陈:咱们还得--亮个相嘛!

朱:这模样还亮相啊!

陈:那是!

朱:行行!只要你一亮相我就上。

陈:没错儿!

朱:好好

陈:看准了啊

朱:啊

陈:开始了啊

朱:开始

陈:(亮相)同--志们!坚持就是胜利!人民等着我们立功消息。弟兄们!给我顶住!顶--住!

朱:什么啊这是!(说着就要下去)

陈:哎!上啊!

朱:(跑回来)队长!

陈:什么人!

朱:别开枪!是我!

陈:啊--是你小子!我问你!是你把八路军……

朱:什么!

陈:是你把鬼子引到这儿来的?

朱:队长,鬼子让我给你带个话儿……

陈:皇军说什么?

朱:啊?--鬼子让你交枪投降。

陈: 呸!----什么词儿?

朱:白日做梦。

陈:哦对!白日做--梦!------后边呢?

朱:你这个叛徒!

陈:你才是叛徒呢!

朱:我说的是台词"你这个叛徒"。

陈:哦,行。我知道了。你这个叛徒!我原来一直以为,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--没想到啊没想到--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啊!

朱: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……队长!队长!鬼子让你交枪投降!

陈:后边儿还有

朱:没了。

陈:有!

朱:没了!

陈:我问你……

朱:啊。

陈:就没什么条件吗?

朱:没条件啊!

陈:废话!没条件谁投降啊!

朱:这是正面人物吗这个!

陈:啊--我明白啦!

朱:明白什么?

陈:闹了半天。你小子把太君给我的好处--都吃了回扣了吧!

朱:这还带回扣呐!

陈:(用枪指着朱)说!有没有!

朱:没有!

陈:你别跟我装糊涂(用枪挑朱帽檐)--你当我不知道吗?

朱:你知道什么?

陈:呵呵!我临来的时候皇军都告诉我了……

朱:怎么说的?

陈: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

朱:嗯

陈:只要您能够交枪投降皇军--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,金票大大的啊……

朱:(拍桌子)白日做梦!你这个叛徒--

陈:队长!我……

朱: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来?

陈:队长~~~我没办法呀~~队长!

朱: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我枪毙了你--哎!我枪呢?

陈:(递过枪)啊!这儿呢!

朱:我枪毙了你--啪!

陈:(中弹的动作)啊!哎哟!队长……

朱:(再开枪)啪!

陈:(要倒之前回过神儿)啊!不对啊!我是主角啊!

朱:什么呀!你呀……该干嘛干嘛去吧![2]

折叠编辑本段经典台词
1、队长!别开枪!是我!

2、皇军托我给你带个话!

折叠编辑本段幕后花絮

朱时茂
朱时茂
小品《主角与配角》开始演出不久,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--朱时茂手中道具枪套的背带居然绷断了!

由于是现场直播,不能停顿、不能求助别人,而且按照情节后来的发展,如果陈佩斯拿着枪演,就没有原来设计的那种背着演的效果,何况陈佩斯并不知道皮带断了,朱时茂害怕陈佩斯下面演不下去,在心里瞬间的慌乱之后,沉着冷静若无其事地一边说台词,一边自然而迅速地将背带打好了结。

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这个看似失误的意外,却很意外地给整个小品增添了成功的一笔。当朱时茂与陈佩斯按戏的发展准备交换角色,陈佩斯想当主角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,把枪往身上一背,本来在朱时茂身上自然得体的枪,很滑稽地到了陈佩斯胸前,全场观众大笑,将陈佩斯幽默诙谐的特长诠释得淋漓尽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