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小品屋 > 明星资讯 > 对《风中奇缘》的评价
《风中奇缘》剧评:无关历史,只谈风月

  (文/梦见乌鸦)休假期间看了几集《风中奇缘》,关于这部剧之前的争议也早有耳闻,比起小说《大漠谣》来说,该剧替换了角色名字,同时也淡化了时代背景。从该剧播出的前几集来看,阵容和制作实属精良,莘月、卫无忌、九月莫循三人的关系刚刚展开,随后可渐入佳境。目的评价这部剧为时尚早,但从之前小说到剧集的争议来看,其实架空历史是最好的选择,让人能把注意力更集中在剧集本身上,毕竟观众看电视剧,看的不是纪录片,对号入座的话难免会让场外因素扰乱的视线,也破坏了观影心情。
 

  因此借着这部剧热播的机会,主要说说历史剧目前的所遭遇的状况,两方观点热火朝天,天才向左,疯子向右。有人认为,戏说历史不是细说历史。
 

  经常看到某位观众对《百家讲坛》XXX教授挑毛病的或者对XXX历史影视剧找错误的,其中大多数是挑出教授在讲史、论史过程中所犯下的低级错误和历史影视剧中的可笑之处。但影视剧不是《百家讲坛》这样的具有指导和指向功能的论史。论史要承担社会和历史的责任。影视剧是艺术手段,可以根据一些史实的线索去创意、编造,因为他只是一种娱乐的工具。
 

  历史影视剧在坚实的历史基础和戏说这样夸大的艺术手段面前,往往都会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”。要想达到娱乐效果,如果是像纪录片没有高潮段落没有戏剧冲突的平铺直叙的话,怎么对得起巨额投资和华丽卡司,怎么能换回不菲的票房。导演编剧就算有心想拍一部忠于历史的电影,也不得不为了票房牺牲掉少数几个历史学家的感受了。毕竟硬要把历史大片和纪录片搞错的人还是少数。
 

  李仁港就是这种说法的坚定拥护者,其几部有很大争议的作品,《见龙卸甲》、《鸿门宴传奇》无不是钻了历史的缝隙。平心而论,李仁港纵然讲故事能力不佳,但其作品中的摄影、美工和画面感无不让人赏心悦目,但其作品遭遇很低的评价很多不是来源于电影本身,而由于其对历史题材的演绎方式。《见龙卸甲》中的飞碟帽,《鸿门宴》中棋局,让观众一旦联系起来时代背景,无论是经过了历史还是小说的演绎,这些内容早已在观众心中先入为主的留下极深的印象,李仁港在历史的基础上进行娱乐化的演绎,怎能让观众不出戏呢?
 

  也有人认为,戏说历史容易混淆历史。对于“戏说”而言,不要以为只是当做市井故事而随便说说,随便听听。影视剧目前作为一种主流的娱乐工具,传播范围渗入到社会各个阶层,所产生的社会效应足可以达到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的效果,因此影视剧也具备了一定的社会责任。戏说会把严肃的历史浊化成一连串的玩笑,而玩笑的留传下往往更加广泛,人们关注的只是玩笑的趣味性和生动性,而正史的本身往往会被忽略。
 

  《宋史》就曾经说过“所取之士既不精,数年之后,复俾之主文,是非颠倒愈甚,时谓之缪种流传。”因为要把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来作品呈现给观众。用自己编造的“历史”来引导观众,再根据这种编造的东西去大肆宣传,完全会产生越俎代庖的效果。最终的结果只能是“谬种流传”,也更多的误导了大众和对历史并不了解的人,结果必然是贻害自己和后人。
 

  张纪中就是反对戏说的代表人物:“我不提倡戏说的古装剧。戏说容易混淆历史,不尊重历史。古装剧只要拍得不是太过分,观众应该能够接受。我始终认为没有争议的作品不是好作品,现在的环境和以前不一样了,观众都非常有主见,观众积极参与讨论,也有利于编剧和导演有更好的价值取向,同样有利于国产电视剧的进步。而且古装剧作为一个门类,已经深入人心,应该有一些严肃性,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创新是可以的。”